下载友间竞技麻将
搜索

ICO已死:247種新幣九成破發 底層投資者血本無歸

Filed in 同步財經 by同步財經 2018-03-12 09:17 0 閱讀量:1820153
摘要:

當利潤達到10%時,便有人蠢蠢欲動;當利潤達到50%的時候,有人敢于鋌而走險;當利潤達到100%時,他們敢于踐踏人間一切法律;而當利潤達到300%時,甚至連上絞刑架都豪不畏懼。

“當利潤達到10%時,便有人蠢蠢欲動;當利潤達到50%的時候,有人敢于鋌而走險;當利潤達到100%時,他們敢于踐踏人間一切法律;而當利潤達到300%時,甚至連上絞刑架都豪不畏懼。”

這是馬克思資本論里傳播最廣的一句話,在他去世135年后,一個新問題浮出水面,當利潤達到100000%時,一切會怎樣?

在2017年,虛擬幣市場回報率最高方式的并不是主流的比特幣或以太坊,而是參與pre-ICO(ICO前的私募),當時以極低的價格參與項目募幣,換取項目方的代幣,待代幣登錄交易所后往往可獲得數十倍的收益。以至于區分投資能力的方式變成了“能否找到百倍千倍幣”。

即便在去年9月七部委要求立即停止各類ICO后,伴隨比特幣大漲行情影響,這些代幣在上市后仍能創造巨大的收益,讓更多人想方設法參與,隨著2017年末比特幣沖擊2萬美元高點失敗后帶來的不斷下跌,ICO紅利戛然而止,參與者大多血本無歸。

據同步財經統計,2018年后登陸各大交易所的247種虛擬貨幣中,有87.5%長期處于破發狀態,算上曾登陸交易所破發后,二次上大交易所壓低價格的幣種,這一比例接近90%。真正達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到3%。(數據來源:coinmarketcap及同步財經數據庫)

能夠教育投機者的,只有市場。

一場3500萬的慘勝背后

2月26日,林楠(化名)將自己最后的私房錢拿出來參與了火幣網旗下新交易所HADAX的投票上幣活動,HADAX采用了“創新”式的投票機制決定上幣,每一票都需要花費平臺代幣“HT”,而“HT”需要真金白銀購買,最終票數前十的項目可以獲得上幣權利正式登陸HADAX。

這是一個誰砸錢多誰就能上交易所的簡單邏輯,林楠參與ICO的區塊鏈項目“UUU”正是參與投票的75個項目之一,他參與私募時的價格是人民幣2分錢,2月25日UUU登陸Bibox交易所,發行價格為0.0000057比特幣,折合人民幣0.03458176元,隨即破發,一跌不起。

但林楠和其他投資者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,在電報群里和相關投資者交流群里互相打氣——畢竟Bibox是一家小型交易所,接盤者不多并不意外,如果能登陸HADAX交易所以一切仍有機會,后者背靠火幣網,用戶量級有質的不同。

在75個項目選10個,這是一場絕對財力的比拼,投票開始AAC、SHE、UUU、YCC、IPC等五個項目就迅速領先。在2月25號時,IPC甚至還在多個媒體上發布通告宣告第一,看似勢在必得,但26日風云變換,一批項目紛紛壓重注參與,UUU、YCC、IPC排名還是迅速下滑。

林楠坐不住了,和一批坐不住的投資人一起購買了數個“HT”親自參與投票。28日,HADAX投票上幣活動結束,UUU排名第十,勉強擠上了末班車,而曾經宣告第一的知產鏈IPC最終沒能進入前十。

這是一場耗資至少3500萬元人民幣(以當時火幣平臺HT價格計算)的勝利,盡管項目方耗資不菲,但UUU的多個社群內都能看到有人為止慶賀,Bibox上UUU的價格甚至拉升了一點。

“當時我的預期是向上3-5倍回報,向下保本”,林楠回憶。

3月9日,UUU正式登錄了HADAX,上市價0.00000001472比特幣,當天折合人民幣0.00783347元,相當于此前Bibox交易所價格的4分之1強,遠低于林楠參與私募時的0.02元。但HADAX并沒有給UUU帶來更多的溢價,截止發稿時間,UUU的價格仍不足0.01人民幣,林楠的投資損失仍超過了50%。

“ICO的夢醒了,但還是舍不得割肉,萬一有轉機呢”?林楠苦笑道。

ICO接盤者不再,破發成超大概率事件

盡管林楠和其他投資者沒有回本,但UUU因為大幅降低發行價后價格相對穩定,在HADAX上仍屬于表現不錯的幣種,整批登錄交易所的10個虛擬貨幣中有7個處于破發狀態。

以投票第二名登錄HADAX的SHE(ShineChain)為例,這個以區塊鏈保險為核心業務的團隊在今年1月份剛剛完成私募,20億個Token,每個約為0.15元人民幣,共募集了3億人民幣。但截至發稿時間,SHE的人民幣價格僅為0.07,不足私募價格的一半。

這并不是HADAX一個交易所的個例,據coinmarketcap上的數據,2018年后新增幣數量為187個,上所后短期出現過破發的176個,破發率94%,至今仍處于破發狀態的156個,占比83.4%。但coinmarketcap的統計數據并未包含小交易所和HADAX這樣的新交易所,一些幣種的信息也并不全面。

據同步財經數據庫與coinmarketcap去重后數據顯示,2018年后登陸交易所的虛擬貨幣約為247種,有87.5%長期處于破發狀態,算上登錄新交易所后主動壓低價格的幣種,長期破發比例接近90%,平均跌幅約為53%。這意味著,2018年開始,ICO破發已成超大概率事件。

據一位服務過多個項目的募資人士向同步財經透露,常規的pre-ICO私募環節一般會有三檔價格,媒體和顧問的免費額度,數量極少,屬于品牌和資源置換。然后是投資機構和大佬的的常規額度,價格一般是10-30%,而像林楠這樣的普通人能夠通過代投參與時價格一般為30-50%。

“在過去的牛市時,熱門項目額度需要搶,還有大量的韭菜等著去交易所接盤,幾乎所有參與ICO的人都能賺錢,但在今天的熊市下,接盤者越來越少,普通人就等于自己放血供養前兩類參與者,畢竟大家的止損線差距較大”。

數個區塊鏈項目暫緩登錄交易所 

據同步財經了解,在HADAX首期投票結束后,越來越多的區塊鏈項目開始對斥巨資上交易所一事表示擔憂,有團隊向同步財經表示,如果花費巨大如果破發的話,會有極大的退幣風險,不如延期等到市場形勢轉暖再說。

據悉,自2018年以后,虛擬貨幣登錄幾家大的交易所所需費用水漲船高,坊間傳聞在符合交易所審核團隊標準的基礎上,登錄交易所的費用仍需要1000萬-5000萬。但相對的,隨著虛擬貨幣價格的不斷下跌和各國政策的收緊,交易所新增用戶量和活躍度均大幅下跌,這讓ICO破發成了大概率事件。

對區塊鏈團隊影響的除了破發壓力,還有政策層面的隱憂,本月9日,央行行長周小川的在兩會期間的記者會上公開表示:

“像比特幣和其他一些分叉產品的一些東西出得太快,不夠慎重,如果迅速擴大或者蔓延的話,有可能給消費者帶來很大的負面的影響。同時,也許也會對金融穩定、貨幣政策傳導,都會產生一些不可預測的作用”。

“虛擬資產交易我們認為這個方向需要更加慎重,虛擬資產交易從中國的角度來講,也不太符合我們金融產品、金融服務要服務于實體經濟的方向。”

業內人士透露,整個區塊鏈虛擬幣交易體系最大的勝利者是幾大交易所,以幣安、火幣pro、OKcoin等平臺為主的虛擬幣交易所牢牢占據著生態鏈的最頂端,但如果無法解決破發成為常態的問題,未來很難保持如此高昂的上幣價格。

“這或許也會促成一次虛擬幣交易所的間接洗牌”,該業內人士表示。


分享到:
1820153

專題報道更多

專欄推薦

新聞發布會更多

新聞排行榜

藍鯨通道

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進入社區 藍鯨TMT?下載
下载友间竞技麻将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精准版 天津时时官方投注 我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 广西地方专项计划大学 精准三肖六码期期免费3肖6码 唐嫣公司老板wkb 中华文艺 168娱乐3网址 时时彩3d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